主页 > 尊龙娱乐场空间 >

俄罗斯研发高超音速武器目的何在

2016-12-08 08:07来源:未知 浏览数:

李大鹏来源:中国青年报(2016年11月10日11版)

据俄媒体报道,10月25日,俄罗斯成功进行了由RS-18洲际弹道导弹搭载的Yu-71高超音速滑翔式飞行器的飞行测试。此次测试,属于俄自2007年开始的高超音速滑翔式飞行器研发计划内容。

高超音速滑翔式飞行器具有广阔的军事应用前景,可作为高超音速武器,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先进高超声速武器(AHW)”。今年9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1.47亿美元的合同,用于研发战术级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式导弹的演示验证样机。目前,在高超音速武器领域,美国、俄罗斯基本上处于同样阶段和水平。

全球快速打击武器被俄视作国家安全最严重的威胁之一

高超音速武器作为战略前沿技术,因美国实施的旨在“一小时打遍全球”的“全球快速打击”计划和作战构想而备受瞩目。当前,高超音速武器主要有“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式飞行器”和“高超音速吸气式巡航导弹”两种技术路线,前者的技术难度相对较小,研发进度也略领先。

高超音速滑翔式飞行器主要搭载非核战斗部,飞行速度可达9~10马赫,若由洲际弹道导弹搭载,可执行全球快速打击任务。高超音速武器是非对称的打击和威慑手段。按照全球快速打击作战构想,在下定作战决心后,高超音速武器能够在短短几十分钟内,打击地球上任意点目标。高超音速武器具备超高飞行速度和高打击精度,甚至可以不携带战斗部,因为其超高飞行速度所具有的动能足以将目标直接摧毁,适合对国家军政核心层、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首脑、战略核设施、军事指挥中心、通讯和网络节点、防空反导系统、交通运输枢纽等重要的政治、军事、经济目标,实施先发制人打击。

全球快速打击与导弹防御系统、战术核武器一道,被俄罗斯视作其国家安全和军事安全最严重的威胁。俄总统普京多次称,全球快速打击计划破坏了俄美间的战略平衡,并对全球军事和政治格局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如果在地缘政治危机中使用全球快速打击武器,即使其携带的是非核战斗部,俄也会将其视作战略进攻性武器。

俄罗斯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和列装进度将会很快

俄罗斯发展高超音速武器不存在技术障碍。俄继承了苏联在火箭、高超音速飞行器动力学、导航与制导、航天材料等方面雄厚的技术储备,且高超音速滑翔式飞行器的技术路线已被验证为技术上完全是可行的。实际上,苏联早在1983年就启动了高超音速滑翔式飞行器项目,当时旨在应对美国研发的导弹防御系统。苏联解体后,项目一度被搁置。2001年,美国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加快发展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旨在打破美俄之间的军事战略平衡,维持其超级大国和军事霸权地位,在此背景下,俄重启相关项目,但因经济、政治等多种原因,项目早期的研发进展不快,少数几次测试飞行也以失败告终。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俄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和列装进度将会很快。俄没有采用为弹道导弹换装非核弹头的发展路线,如美国设想的为“三叉戟”潜射弹道导弹换装非核弹头的全球快速打击方案,尽管这种方案比较简易快捷。

俄军认为,依据现有技术水平,战略预警系统在探测到弹道导弹发射后,无法区分其搭载的是核弹头还是非核弹头,被打击的核国家不会等到弹头落地才作出核反击的决定,还可能造成核大国误判,进而导致灾难性后果,因此,使用这种弹道导弹发动的非核打击与核打击无异。另一方面,此次测试的成功也给予俄罗斯信心,俄专家预测,如果后续研发进展顺利的话,未来10年内将有高超音速滑翔式打击武器的型号列装。

俄罗斯加速研发高超音速武器以应对日益严峻的外部军事威胁。北约持续东扩,美国在波兰、罗马尼亚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对俄国家和军事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与格鲁吉亚、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的矛盾和冲突,使得俄地缘政治环境急剧恶化。全球快速打击计划已实施多年,在奥巴马任期内得到加速,俄罗斯认为,作为其国家和军事安全支柱的战略核力量承受着被先发制人打击摧毁的危险。

自2014年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地区问题爆发以来,俄罗斯与西方事实上已经处于全面对抗状态,双方不断调整兵力部署,在波罗的海和黑海方向上兵力集群对峙,在外交场合相互指责,在金融和经济领域开展制裁与反制裁。抗议和警告无法打消获取军事优势的企图,毕竟军事安全是国家首要的安全需求。上述战略考量和安全威胁的存在,使俄罗斯高超音速武器项目具备了强劲的需求动力。

研发高超音速武器是俄“非核遏制”军事战略指导思想的体现。俄军事战略是以“核遏制”为核心和基础的“战略遏制”,战略遏制的目的是防止侵略,其中,核遏制被置于最高优先权,这是俄基于自身实力和国际力量对比的现实选择。

但俄罗斯也认识到,在防止国家外部爆发武装冲突上,核遏制不总是有效,而在防止由分裂主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等引发的国内武装冲突中,核遏制更是完全无效。基于这种考虑,在俄新版《军事学说》中,提高了非核遏制在战略遏制中的地位和作用。所谓非核遏制,是指国家为实施非核遏制活动,在外交政策、科学研究、军事科技等领域,采取研发、制造、展示等多种措施的总和,其中包括通过研发、测试、演习中使用“非核遏制”的武器和技术装备,展示“非核遏制”能力。

高超音速打击被俄视作未来战争首要作战样式

作为武器系统,高超音速武器具备很高的实战价值,它首先是一种战略打击手段。高超音速武器若部署在俄辽阔国土的不同战略方向上,其打击范围足以覆盖位于欧洲大陆的北约成员国全境,以及中东、中亚、西太平洋等地区,乃至阿拉斯加、关岛等地,可对美国及其盟国的重要军事基地、导弹防御系统设施、作战指挥中心等重要的军政目标构成直接威胁。

作为一种非核打击手段,相比战略火箭兵装备的“白杨-M”“亚尔斯”“撒旦”等战略导弹系统,高超音速武器的战斗使用门槛要低得多,也因此具备更真实和现实的战略威慑能力。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俄“核常兼备”的传统武器设计理念,俄高超音速武器很可能也可以搭载核战斗部。

高超音速武器可弥补俄在远程快速非核打击能力上的不足。目前,俄远程快速打击任务由战略核力量承担,主要包括:陆上固定发射井内的洲际弹道导弹、陆基机动型弹道导弹、核动力潜艇搭载的潜射弹道导弹、战略轰炸机搭载的空射巡航导弹等。其中,弹道导弹的种类型号和数量多、威力大、性能先进、战备水平高,但仅搭载核弹头,主要用于实施战略核威慑。战略轰炸机虽然可搭载和发射多种武器,且其空射巡航导弹可搭载核与非核战斗部,也可以搭载高超音速武器,但战略轰炸机在隐身性能、突防能力、战备水平、飞行速度等方面,不能满足远程快速打击要求,当前的作战使用主要是战役和战斗层面上的火力打击和战场支援。

据此预测,俄军高超音速武器首先将是陆基型号,并主要装备空天军,执行远程快速非核打击任务,与同样执行此类任务、并主要装备陆军集团军的“伊斯坎德尔”导弹系统相比,其打击距离更远、打击时间更短,并与S-400、S-500等防空反导系统相结合,空天攻防体系更完备。若发展出相应的海基型号,并由“圆锤”潜射弹道导弹搭载,威慑和打击能力将更加强大。未来,俄罗斯将构建陆、海、空“三位一体”高超音速打击体系。

俄军认为,高超音速武器是未来空天作战的主要武器。“先敌打击、先敌摧毁”始终是战争获胜的基本条件,这一原则在未来战争中也不会发生改变。未来战争爆发后,首先将实施大规模空天战役,争夺制天权和制空权,保护本国战略核力量目标免受敌方远程精确打击,同时,先敌对其重要目标实施远程精确打击。迅猛发展的军事科技和不断深入的军事理论研究表明,未来战争中的空天行动将是一体化的。据此判断,俄军整合了空天作战力量,加快构建空天防御体系,加速研发新型武器装备。S-400、S-500等防空反导系统陆续服役。2011年,俄军成立了一个新兵种——空天防御兵。2015年,俄空军、航天兵和空天防御兵合并为空天军,同年9月,俄罗斯出兵叙利亚,空天军展现了很高的战斗技能和作战效率。

应指出的是,实施高超音速打击要承担战争升级的风险。现代战争条件下,在战略威慑和打击手段上,核或非核的区别已经模糊了。使用高超音速武器对敌方关键目标实施非核打击,目的是使敌方妥协以尽快结束冲突,从这个角度看,高超音速打击被视作降低战争成本的作战样式。但是,对于强大对手,尤其是有核武器的国家,关键目标往往也是战略核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若其遭受打击或对手感到相关目标遭受打击不可避免,不排除对手会率先实施高超音速打击,甚至实施核反击。因此,高超音速打击与核打击在效果上不存在显著区别。而对于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组织等非国家性质的主体,其危害根源是在思想和认知层面,各种物理打击乃至消灭,实质上都不能将其彻底根除。(作者单位:海军工程大学)

(http://canju123.com乐橙国际)